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7月25号阴大雾转晴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看来我带的米沒缺斤少两,两斤米煮的饭昨晚吃了还剩一小半。我早早起来用高压锅把剩饭压成稀饭!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上午快10点时按既定队形从西塬岀发,先要走过一片草甸再走一段松林就开始攀爬九重石海,依然是风大雾大,呼啸的妖风吹得人打偏偏。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抬头看看这传说中的九层石海,大雾弥漫,看不见石海有好高?有多宽?眼前能看见的都是层层迭迭 大小不一的石块,上吧!我们爬石头爬出点经验来了,都觉得走石头比走草甸小路省力、踏实。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九重石海一路上的石头都画有红标,后来才知道是大爷海接待站的老程前二天才过来画的,他朴实的说希望画上这红标再来这山穿越的人就不会迷路了。好人啊!

  我们慢摇的速度也不算慢,上到九重石海快的队员一个多小时,慢的也不到2小时。这时间和攻略上的时间吻合:2-4小时。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爬九重石海看到这木桩就是到顶了,黑布在石堆上发现了个锅盖,他捡起来用木桩上的红布条把锅盖系在木桩上说是以后有人来,雾再大点看不清时,听见锅盖被风吹得撞在木桩上的声音就过来了,好心朴实的小兄弟。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九重石海很轻松的就上来了,队员们很高兴!爷妹说听闻传说中的九重石海有好难好难上,结果她觉得这儿太好爬,太不给力了,我们可是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的哦。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走过九重石海上面这片草甸过去就是太白大梁最高点,雾中也能看见那两根标志木桩。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从鳌山开始沿着数不尽的石海石峰草甸一路走来,过了太白大梁以后基本不再有山脊的横切道路,大多是一般的上升下降。云雾在山谷里涌动,隐去了山,弥去了林。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我们队陋习不改,路要走风景要看,边走边玩,遍地的烂漫山花引得我们一路行行摄摄,走走停停......名符其实的在赏花呢!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漫天涌动的云雾偶尔会开开“天眼”。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我们面朝群山,坐等云开雾散。只为一睹秦岭千山万壑芳容乍现。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群峰空朦,远山含黛。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远远看到对面半山坡上早早就从西塬拔营岀发福建队的队员们橙色身影,那座山爬上顶就是万仙阵,也就是说海拔提升基本完成,上去就是徒步者们称为太白高速的东跑马梁。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我们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东原大石河走去。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老大爷在拍松树根上的蘑菇,不会是灵芝菌吧。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下到山谷里小路旁左边有水源,休息,路餐。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趁休息晾晒昨晚被露湿了的装备。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把速食米饭配的各种牛肉、鸡肉、松茸的咖哩在锅里熬上,煮了锅紫菜虾米汤,小覃带的2包牛肉拿一包开了切好,开饭啰!速食饭吃起来象较粘的糯米饭,好吃,香!中午不吃路餐真好!

  在这儿休息了3小时,饭吃了,午觉也睡了该岀发了。我洗碗,爷妹把附近不知哪个队乱扔的垃圾都收集垅跟我们的垃圾一起处理掉。觉不觉得用气罐烧垃圾的小覃因为吃撑了坐下有点痛苦?我把吃剩下的速食米饭装在大套锅里放包里带走,浪费粮食是罪过!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这时候来了两个从大爷海过来反穿塘口西安的徒步者,一起聊了聊天,笑我们好腐败哦!并好心的提醒我们如果今天要去大爷海就要快赶路,不然晚上22点都走不垅。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下午快5点了,天气忽阴忽晴。看着眼前那座并不太高的山,岀发,上万仙阵,奔大爷海!小路路迹很明显。这片草地象沼泽地水洼多,水漫在小路上形成了水流。怕湿鞋的要过去就要挑踏在比较大的草篼上,我的李宁牌网眼运动鞋不防水一走上去就立刻浸满了水,走起路来叽叽吱吱乱响穿网眼运动鞋的好处是即便是涉水也很快就会被踩干,爬石头也轻便。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山上的松林里不知何故有很多松树都枯死了。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喜欢这种天阔地广,天地相联的感觉。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一个半小时后爬上万仙阵,这里有一大片石头垒成的玛尼堆,它们在宽广的太白梁上在寒风中遗世独立,默默守望,历经雨雪风霜容颜不改。雾中的玛尼堆显得有些诡异,不知道玛尼堆是怎么形成的?万仙阵上这木桩代表什么?看过很多攻略好象未见提起。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太白山上的庙大多数都这样垮起的,无人管理维修。是不是这样才显得它历史悠久呢?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东跑马梁堪称广袤,宽宽的草甸上望不到边的野花一直盛开到天边。徒步者们把这儿称之为:东太白高速,绿絨絨的草地踩上去象地毯松松软软的很舒服,爽!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东跑马梁上的马蹄窝,相传马蹄窝和点兵场是东汉光武帝在刘家崖驻扎时韩信演练兵马之地;刘秀骑马登临太白山顶,见山脊平缓,纵马奔驰,留下无数马蹄所踏的“蹄窝”,自此将东西太白之间的夷平面称为跑马梁。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这里左边山坡下有一大片草地,低洼处有很多水坑,那就是东跑马梁的水窝子营地,比鳌山的水窝子营地名符其实多了,是个扎营的好地方。这里的风明显感觉刮小了,云雾在风中一会儿聚,一会儿散,聚散两依依?聚散两依依的后果是把我们笼罩在云雾里,让我们置身于云雾,大风、阳光交替中。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大草甸上薄雾飘缈,夕阳在宽宽的草甸上洒下一片金色,七月里姹紫嫣红的野花在晩风轻吹,流动的天光云影中揺曳。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东跑马梁上的路迹很明显,一路上都有红标指路很好走。这 儿是一大片湿地,小路上淌着流水象小溪。远处那个山包上就是拔仙台。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天色渐晚,云雾吞噬了最后一抹晚霞。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

  夜幕降临浓雾散去,天边还有最后一丝亮光。启明星象耀眼的夜明珠般挂在7黑的天幕上让众多星星显得黯然失色。启明星也叫金星或太白金星。哈哈!它太懂事了,我知道我们在太白山顶东跑马梁上特意来应景的?太白山顶看太白金星,太配合了。原来老天爷也知道在沒有月亮的夜里用星星吸引们啊。

  往年穿越鳌太分享,九重石海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