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自行车这四年

?

  我的自行车从来也不会想过,它会每天往返在广州的中山二路到中山七路之间。台风来临前,乌云遮住了烈日,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在全是古树的马路边蹬着自行车,御风前行,别无他求。

  ——题记

  这辆自行车,是真正陪着我走南闯北的好伙伴。

  2015年国庆假期刚过,在锦州,我买了他。买他是为了将我心中宏大的骑行计划付诸实践,之后的每天中午我都一有空就绕着锦州城骑行,练习变速,练习闪躲,练习肌肉的耐力,一点点增加距离,直到可以日行120km。

  然后我迅速组建了长途骑行需要准备的一切装备,10月底,辽西走廊的深秋已至,再过不到半个月就该下雪了,可是我还是毅然决然的踏上了骑行北京的征途。5天600公里,进长安街过天安门的时候,真的是旗开得胜的酣畅啊!可惜长时间骑行伤了神经,手握力都下降了,灰头土脸,到五棵松时早已狼狈不堪!

  之后这辆车就一直停在北京,下次我再来找他的时候已经是来年,在北京绕着四环骑了一大圈,路是真的好,就是立交桥走不明白。这辆车我是从北京西站,由中铁快运邮寄回锦州的,一到锦州就成了一个买饭车,陪伴我度过考执医技能的岁月。

  2016年5月,临去西安培训,我想着可以顺便把青海湖环湖骑行心愿完成,于是就把车又从锦州寄到了西安。我去了西安一个不知名的仓库,提的车,然后在西安城狠狠的绕了一圈,那些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路线,比长安通借的自行车更好骑。可是终究这辆自行车没能陪我去青海湖,我是独自前往的,在西海镇租了辆摩托车,两天就把青海湖环完了,可惜摔了车,眼睛肿成了猪头,鼻唇沟也留下了一道疤。

  回到西安培训完,我就把车又打包回了锦州,之后他就在锦州一直待到了2016年9月。

  妈妈手术完,我把爸妈送回家后,回到锦州短暂复习之后,就把他从锦州寄去本溪,然后我坐车去沈阳参加执业医师考试,考完试的那天中午我坐车到本溪站,把车提出来,然后换上了一身装备,把车子从市里运回家,虽然只有短短70公里的路,但都是高低起伏的盘山公路,晚上八点我才到家。

  随后这辆车就一直在家待了一年多,我爸偶尔会骑一骑,大部分时间,它都在我爸单位的库房停着,我偶尔回家也会骑一下,不过时间很短。

  到2018年4月之后,我一直在家,天气慢慢转暖,我的骑行野心又膨胀了,本来计划着超长途骑行,从家跨越渤海,经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到达广州,后来因为时间不允许,计划搁浅。到5月末转而进行了一次短途骑行,从家里到丹东,早上出门,晚上七点到的,挺过瘾。回来分了两天时间,没那么累,快到家时还赶上了太阳雨,看到了彩虹,很开心。

  随后这辆车就一直在家,直到2019年7月,我因为回家办入学手续,把他重新拿出来,有机会把他邮寄到广州。填单子的时候,我问工作人员,有多少公里啊,她说3000多,我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好酷啊!

  

  到了广州之后,我花了25块给他装了一个车筐,从此彻底沦为买菜车,我觉得有了车筐的他少了些意气,多了些生活气,变得更酷啦!

  

  不知道对于一辆自行车来说,这些履历算不算丰富,是不是值得骄傲?但我很感激他,看到他就能想起破风前行的自由,就能想起自己曾经叱咤意气的青春,我不爱运动,独爱游泳和骑车,足矣。

  96

  半夏长安

  Dc6a37ba 53a2 44ca 8500 141fd8865905

  0.1

  2019.08.01 14:54*

  字数 1245

  我的自行车从来也不会想过,它会每天往返在广州的中山二路到中山七路之间。台风来临前,乌云遮住了烈日,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在全是古树的马路边蹬着自行车,御风前行,别无他求。

  ——题记

  这辆自行车,是真正陪着我走南闯北的好伙伴。

  2015年国庆假期刚过,在锦州,我买了他。买他是为了将我心中宏大的骑行计划付诸实践,之后的每天中午我都一有空就绕着锦州城骑行,练习变速,练习闪躲,练习肌肉的耐力,一点点增加距离,直到可以日行120km。

  然后我迅速组建了长途骑行需要准备的一切装备,10月底,辽西走廊的深秋已至,再过不到半个月就该下雪了,可是我还是毅然决然的踏上了骑行北京的征途。5天600公里,进长安街过天安门的时候,真的是旗开得胜的酣畅啊!可惜长时间骑行伤了神经,手握力都下降了,灰头土脸,到五棵松时早已狼狈不堪!

  之后这辆车就一直停在北京,下次我再来找他的时候已经是来年,在北京绕着四环骑了一大圈,路是真的好,就是立交桥走不明白。这辆车我是从北京西站,由中铁快运邮寄回锦州的,一到锦州就成了一个买饭车,陪伴我度过考执医技能的岁月。

  2016年5月,临去西安培训,我想着可以顺便把青海湖环湖骑行心愿完成,于是就把车又从锦州寄到了西安。我去了西安一个不知名的仓库,提的车,然后在西安城狠狠的绕了一圈,那些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路线,比长安通借的自行车更好骑。可是终究这辆自行车没能陪我去青海湖,我是独自前往的,在西海镇租了辆摩托车,两天就把青海湖环完了,可惜摔了车,眼睛肿成了猪头,鼻唇沟也留下了一道疤。

  回到西安培训完,我就把车又打包回了锦州,之后他就在锦州一直待到了2016年9月。

  妈妈手术完,我把爸妈送回家后,回到锦州短暂复习之后,就把他从锦州寄去本溪,然后我坐车去沈阳参加执业医师考试,考完试的那天中午我坐车到本溪站,把车提出来,然后换上了一身装备,把车子从市里运回家,虽然只有短短70公里的路,但都是高低起伏的盘山公路,晚上八点我才到家。

  随后这辆车就一直在家待了一年多,我爸偶尔会骑一骑,大部分时间,它都在我爸单位的库房停着,我偶尔回家也会骑一下,不过时间很短。

  到2018年4月之后,我一直在家,天气慢慢转暖,我的骑行野心又膨胀了,本来计划着超长途骑行,从家跨越渤海,经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到达广州,后来因为时间不允许,计划搁浅。到5月末转而进行了一次短途骑行,从家里到丹东,早上出门,晚上七点到的,挺过瘾。回来分了两天时间,没那么累,快到家时还赶上了太阳雨,看到了彩虹,很开心。

  随后这辆车就一直在家,直到2019年7月,我因为回家办入学手续,把他重新拿出来,有机会把他邮寄到广州。填单子的时候,我问工作人员,有多少公里啊,她说3000多,我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好酷啊!

  

  到了广州之后,我花了25块给他装了一个车筐,从此彻底沦为买菜车,我觉得有了车筐的他少了些意气,多了些生活气,变得更酷啦!

  

  不知道对于一辆自行车来说,这些履历算不算丰富,是不是值得骄傲?但我很感激他,看到他就能想起破风前行的自由,就能想起自己曾经叱咤意气的青春,我不爱运动,独爱游泳和骑车,足矣。

  我的自行车从来也不会想过,它会每天往返在广州的中山二路到中山七路之间。台风来临前,乌云遮住了烈日,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在全是古树的马路边蹬着自行车,御风前行,别无他求。

  ——题记

  这辆自行车,是真正陪着我走南闯北的好伙伴。

  2015年国庆假期刚过,在锦州,我买了他。买他是为了将我心中宏大的骑行计划付诸实践,之后的每天中午我都一有空就绕着锦州城骑行,练习变速,练习闪躲,练习肌肉的耐力,一点点增加距离,直到可以日行120km。

  然后我迅速组建了长途骑行需要准备的一切装备,10月底,辽西走廊的深秋已至,再过不到半个月就该下雪了,可是我还是毅然决然的踏上了骑行北京的征途。5天600公里,进长安街过天安门的时候,真的是旗开得胜的酣畅啊!可惜长时间骑行伤了神经,手握力都下降了,灰头土脸,到五棵松时早已狼狈不堪!

  之后这辆车就一直停在北京,下次我再来找他的时候已经是来年,在北京绕着四环骑了一大圈,路是真的好,就是立交桥走不明白。这辆车我是从北京西站,由中铁快运邮寄回锦州的,一到锦州就成了一个买饭车,陪伴我度过考执医技能的岁月。

  2016年5月,临去西安培训,我想着可以顺便把青海湖环湖骑行心愿完成,于是就把车又从锦州寄到了西安。我去了西安一个不知名的仓库,提的车,然后在西安城狠狠的绕了一圈,那些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路线,比长安通借的自行车更好骑。可是终究这辆自行车没能陪我去青海湖,我是独自前往的,在西海镇租了辆摩托车,两天就把青海湖环完了,可惜摔了车,眼睛肿成了猪头,鼻唇沟也留下了一道疤。

  回到西安培训完,我就把车又打包回了锦州,之后他就在锦州一直待到了2016年9月。

  妈妈手术完,我把爸妈送回家后,回到锦州短暂复习之后,就把他从锦州寄去本溪,然后我坐车去沈阳参加执业医师考试,考完试的那天中午我坐车到本溪站,把车提出来,然后换上了一身装备,把车子从市里运回家,虽然只有短短70公里的路,但都是高低起伏的盘山公路,晚上八点我才到家。

  随后这辆车就一直在家待了一年多,我爸偶尔会骑一骑,大部分时间,它都在我爸单位的库房停着,我偶尔回家也会骑一下,不过时间很短。

  到2018年4月之后,我一直在家,天气慢慢转暖,我的骑行野心又膨胀了,本来计划着超长途骑行,从家跨越渤海,经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到达广州,后来因为时间不允许,计划搁浅。到5月末转而进行了一次短途骑行,从家里到丹东,早上出门,晚上七点到的,挺过瘾。回来分了两天时间,没那么累,快到家时还赶上了太阳雨,看到了彩虹,很开心。

  随后这辆车就一直在家,直到2019年7月,我因为回家办入学手续,把他重新拿出来,有机会把他邮寄到广州。填单子的时候,我问工作人员,有多少公里啊,她说3000多,我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好酷啊!

  

  到了广州之后,我花了25块给他装了一个车筐,从此彻底沦为买菜车,我觉得有了车筐的他少了些意气,多了些生活气,变得更酷啦!

  

  不知道对于一辆自行车来说,这些履历算不算丰富,是不是值得骄傲?但我很感激他,看到他就能想起破风前行的自由,就能想起自己曾经叱咤意气的青春,我不爱运动,独爱游泳和骑车,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