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我胃的男友

  我一个人奔到了屋外,虽是下着雨。但仍然想冲着把自己淋湿。此时才发现在感情里我是愚蠢的猪,爱情里的关系也变成了一种陌生和另一种陌生的视而不见,只能自认是一场失了圆的散场。情感只能靠自己来缝合,并且随着时间渐渐的遗忘。就像有些发霉的糕点一样,最经不起时间稍长的摆放。

  我和他谈了一年多,自己便头晕眼花的跟定了他。然而再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现两个人是在不同的区间。

  我在一家糕点房上班,做各类面包和甜点。理所当然我是这里的女面点师。

  开始我谈不上喜欢,也没有稍加注意他。晚上他都会按点来蛋糕房买些牛奶和面包。每次来都会挑选一些新鲜的蛋卷和糕点。我只能说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的好,但着实没有往男女朋友那方面想。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注意到我的,但我肯定他有偷瞄我。可能是催促我的手脚利落些,也可能是眼神的稍不留意。

  长此以往他变成了这里的常客,而我们自然而然的熟悉了起来。后来若是有新品推荐,我都会提前告诉他。

  我和他有聊天,但也仅仅是出于礼貌。并没有感情的味道在里面。

  而他有时也会主动的约我,起初我是不理睬的,后来可能就难言拒绝了吧。他会请我到附近的一家餐厅,里面的环境我很喜欢,非常适合年轻的情侣。里面的布置和氛围都小清新,确实是休闲用餐的首选地方。

  我看得出他对里面的情况很熟悉,后来才知道他是这里的厨师。后来是他追我的,我对爱情没有抗拒力,也就稀里糊涂的默认了。

  他会每天十点接我下班,而我也会等着他送我回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恋爱了。

  有时我会对他说:我们这算不算同行,他笑了笑敷衍道。

  当然算了,你是西方的烘培师,我是东方的烹饪师。我们确实挺有缘分的。

  我皱着眉头,回他。

  还是你厉害吧,我的都是些花里胡哨的面食。

  他开口对我笑,那就看谁能锁住一个人的胃口喽。

  反正这么久了我是吃惯了你做的早点。

  我有些撒娇,使了个坏眼神。

  还没尝过你做的饭菜呢。

  后来的日子里,他总会做很多的中式菜。其中就有我最爱的红烧肉。

  我有想,两个对味道敏感的人在一起生活挺好。人们都是靠嘴吃饭,通过心维持一段感情。

  我有确定,他也想和我一起走下去。

  但现实总不那么顺滑,时间长了矛盾就出来了。我是有察觉的,每天早晨他不再以面包为早点。我想是吃腻了,该换换胃口了。其实人也一样,总会有新的东西成为替代品。

  一年后,我提出了分手。虽然是痛苦的,但我想这样是对的。他应该也不会怪我,在一起时间长了迟早会出问题。这样的解决倒也是一种心的境界。

  此时我的心是死的,而我的情感是变质的,人们的生活还是以柴米油盐为主。而我亦然辞了这份工作,我想肯定有一段新的生活在等着我。

  96

  巧手妙语

  0.8

  2019.08.14 22:17

  字数 1048

  我一个人奔到了屋外,虽是下着雨。但仍然想冲着把自己淋湿。此时才发现在感情里我是愚蠢的猪,爱情里的关系也变成了一种陌生和另一种陌生的视而不见,只能自认是一场失了圆的散场。情感只能靠自己来缝合,并且随着时间渐渐的遗忘。就像有些发霉的糕点一样,最经不起时间稍长的摆放。

  我和他谈了一年多,自己便头晕眼花的跟定了他。然而再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现两个人是在不同的区间。

  我在一家糕点房上班,做各类面包和甜点。理所当然我是这里的女面点师。

  开始我谈不上喜欢,也没有稍加注意他。晚上他都会按点来蛋糕房买些牛奶和面包。每次来都会挑选一些新鲜的蛋卷和糕点。我只能说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的好,但着实没有往男女朋友那方面想。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注意到我的,但我肯定他有偷瞄我。可能是催促我的手脚利落些,也可能是眼神的稍不留意。

  长此以往他变成了这里的常客,而我们自然而然的熟悉了起来。后来若是有新品推荐,我都会提前告诉他。

  我和他有聊天,但也仅仅是出于礼貌。并没有感情的味道在里面。

  而他有时也会主动的约我,起初我是不理睬的,后来可能就难言拒绝了吧。他会请我到附近的一家餐厅,里面的环境我很喜欢,非常适合年轻的情侣。里面的布置和氛围都小清新,确实是休闲用餐的首选地方。

  我看得出他对里面的情况很熟悉,后来才知道他是这里的厨师。后来是他追我的,我对爱情没有抗拒力,也就稀里糊涂的默认了。

  他会每天十点接我下班,而我也会等着他送我回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恋爱了。

  有时我会对他说:我们这算不算同行,他笑了笑敷衍道。

  当然算了,你是西方的烘培师,我是东方的烹饪师。我们确实挺有缘分的。

  我皱着眉头,回他。

  还是你厉害吧,我的都是些花里胡哨的面食。

  他开口对我笑,那就看谁能锁住一个人的胃口喽。

  反正这么久了我是吃惯了你做的早点。

  我有些撒娇,使了个坏眼神。

  还没尝过你做的饭菜呢。

  后来的日子里,他总会做很多的中式菜。其中就有我最爱的红烧肉。

  我有想,两个对味道敏感的人在一起生活挺好。人们都是靠嘴吃饭,通过心维持一段感情。

  我有确定,他也想和我一起走下去。

  但现实总不那么顺滑,时间长了矛盾就出来了。我是有察觉的,每天早晨他不再以面包为早点。我想是吃腻了,该换换胃口了。其实人也一样,总会有新的东西成为替代品。

  一年后,我提出了分手。虽然是痛苦的,但我想这样是对的。他应该也不会怪我,在一起时间长了迟早会出问题。这样的解决倒也是一种心的境界。

  此时我的心是死的,而我的情感是变质的,人们的生活还是以柴米油盐为主。而我亦然辞了这份工作,我想肯定有一段新的生活在等着我。

  我一个人奔到了屋外,虽是下着雨。但仍然想冲着把自己淋湿。此时才发现在感情里我是愚蠢的猪,爱情里的关系也变成了一种陌生和另一种陌生的视而不见,只能自认是一场失了圆的散场。情感只能靠自己来缝合,并且随着时间渐渐的遗忘。就像有些发霉的糕点一样,最经不起时间稍长的摆放。

  我和他谈了一年多,自己便头晕眼花的跟定了他。然而再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现两个人是在不同的区间。

  我在一家糕点房上班,做各类面包和甜点。理所当然我是这里的女面点师。

  开始我谈不上喜欢,也没有稍加注意他。晚上他都会按点来蛋糕房买些牛奶和面包。每次来都会挑选一些新鲜的蛋卷和糕点。我只能说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的好,但着实没有往男女朋友那方面想。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注意到我的,但我肯定他有偷瞄我。可能是催促我的手脚利落些,也可能是眼神的稍不留意。

  长此以往他变成了这里的常客,而我们自然而然的熟悉了起来。后来若是有新品推荐,我都会提前告诉他。

  我和他有聊天,但也仅仅是出于礼貌。并没有感情的味道在里面。

  而他有时也会主动的约我,起初我是不理睬的,后来可能就难言拒绝了吧。他会请我到附近的一家餐厅,里面的环境我很喜欢,非常适合年轻的情侣。里面的布置和氛围都小清新,确实是休闲用餐的首选地方。

  我看得出他对里面的情况很熟悉,后来才知道他是这里的厨师。后来是他追我的,我对爱情没有抗拒力,也就稀里糊涂的默认了。

  他会每天十点接我下班,而我也会等着他送我回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恋爱了。

  有时我会对他说:我们这算不算同行,他笑了笑敷衍道。

  当然算了,你是西方的烘培师,我是东方的烹饪师。我们确实挺有缘分的。

  我皱着眉头,回他。

  还是你厉害吧,我的都是些花里胡哨的面食。

  他开口对我笑,那就看谁能锁住一个人的胃口喽。

  反正这么久了我是吃惯了你做的早点。

  我有些撒娇,使了个坏眼神。

  还没尝过你做的饭菜呢。

  后来的日子里,他总会做很多的中式菜。其中就有我最爱的红烧肉。

  我有想,两个对味道敏感的人在一起生活挺好。人们都是靠嘴吃饭,通过心维持一段感情。

  我有确定,他也想和我一起走下去。

  但现实总不那么顺滑,时间长了矛盾就出来了。我是有察觉的,每天早晨他不再以面包为早点。我想是吃腻了,该换换胃口了。其实人也一样,总会有新的东西成为替代品。

  一年后,我提出了分手。虽然是痛苦的,但我想这样是对的。他应该也不会怪我,在一起时间长了迟早会出问题。这样的解决倒也是一种心的境界。

  此时我的心是死的,而我的情感是变质的,人们的生活还是以柴米油盐为主。而我亦然辞了这份工作,我想肯定有一段新的生活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