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琼人民坚持孤岛长期抗战琼崖国共合作奠定抗战基础

在重炮火力和坦克的掩护下,日本军队发动了另一次进攻。 到24日下午,叶丹青继续坚守着破墙和残墙,并于25日晚突破。 王毅回忆道:“从2月10日到年底,共与敌人进行了148场战斗。敌军军官打死13人,打伤2人,敌军士兵打死1200人。他们缴获了许多长短枪和军用物资。我们的军队也遭受了500到600人的伤亡。” “其中最英勇的是发生在1942年2月27日的郯庐战役。当天,国民党在定安县的第一个游击后备营营长王志发率领雷霆队和70多个后备中队从文彬镇郯庐溪西岸的文彬镇出发。他们与发动攻击的1000多名日本和伪军作战,击退了日本和伪军试图向西渡河的许多指控。 1946年春,琼崖驻军司令王毅称赞“郯庐战役是当地团队抗击日本海盗的唯一战役”

1942年后,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国民党政府的反战倡议严重受挫。驻扎在琼的国民党军队越来越依赖美国军队赢得战争。国民党琼崖当局转向消极反战,避免战争以保护自己。 然而,在爱国官兵的强烈要求下,抗日战争仍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6月23日,日军集中3000多人协同飞机和战车攻击灵门和枫树。 国民党琼崖警卫队第六团利用山地防御优势,于傍晚时分转移到建始福田。 8月28日,驻扎在陵水的300多名伪军从南桥出动,骚扰石米、大聪、大历、肖梅等地,撤退驻扎在保亭县石米的国民党游击队,阻挡了进攻 30日,西米阵地被敌人攻破 1943年4月15日,3000多名伪军入侵海南,日本在飞机的配合下,以三种方式袭击了琼雅驻军总部第八村。 六个保安团,第一和第二驻军团与危险作斗争 琼雅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爱国官兵在进攻和牵制日军方面确实发挥了积极作用,他们的历史功绩值得肯定。

广大人民奋起反抗

鼎城七青年自发组织的“第一次抗日战争”

日本侵略者对琼雅的野蛮入侵刺激了广大琼雅人民的民族阴谋。 日军的镇压、杀戮和血腥统治不仅未能征服和恐吓琼雅人民,还暴露了侵略者的狰狞面目,激起了琼雅人民的仇恨和反抗。 广大人民群众纷纷组织起来,用各种方法巧妙地攻击日军,使日军陷入处处挨打的被动局面。

1939年3月31日,驻定城的日军出动30多车士兵向居丁、黄竹出击。傍晚,疲倦的日军开车回到乐会桥,不料桥被民众破坏,只得停车修桥。早有准备的门口坡村青年陈玉帝带着村里7位青年,利用夜色掩护,扛着卫村枪埋伏在离桥近100米的溪坎边,待机打击敌人。过了一个钟头,桥修好了。日军车一部分开过桥后,陈玉帝等人齐向桥头两边的日军同时开火,几个日本兵应声倒地。日军遭到突然袭击,晕头转向,乱作一团,一时枪声大作。待敌人清醒过来,陈玉帝等7人早已无影无踪。 《琼崖国民日报》 称赞这是“琼崖民众自发组织,打击日寇第一仗”。4月初,日本侵略军60多人大摇大摆地进入崖县山区罗浩村、落马村一带,落马村黎族爱国青年唐天祥带领唐亚福、唐斗生等30多名年轻人,手持长矛、大刀、粉枪、弓箭等器械到落马村东的吊鼓岭伏击日军,打响了崖县黎族人民抗击日寇的第一枪,当场击毙日军两人,狠狠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日军依仗手中的精良武器,疯狂反扑,唐天祥的队伍抵御不过敌人的猛烈炮火,撤入山兰园,敌人一怒之下,把落马村、抱笋村、罗浩村的近百间民房全部烧毁,将唐天祥的妻子容亚恨、胞弟唐天远、妹夫张亚就抓走。驻九所的日军出动60多人,在汉奸的带领下,将唐天祥逮捕囚禁。 日本侵略者用软硬兼施的策略引诱唐天祥投降,并强迫他登陆。然而,唐天祥宁死不屈。他发誓:“头颅可以被打碎,生命可以被夺走,他永远不会向敌人投降和叛国。他不应被视为叛徒或叛徒。” “他拒绝在牢房里和日本人说话。日本人一靠近,他就拳打脚踢,最后勇敢地死去。 7月,当日军在陵水郎玉园村椰子林休息时,一名15岁的牧牛人王琼禄从灌木丛中爬出来,拿起日军机枪逃跑了。 由于他不能使用机枪和精疲力竭,他最终被日本士兵抓获。 日本士兵拳打脚踢王琼禄,最后把他活活拖死。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和英国向日本宣战。 美国舰队对海南岛实施海上封锁,导致岛上物资短缺,尤其是食品供应非常紧张。 为了解决自己的粮食供应问题,驻扎在陵水新村港的日军强迫新村渔民周瑞安的大型木船将大米运送到越南西贡,并派两名日本士兵随船护航。 周瑞安对日军的暴行极为不满,不愿向日军送饭。 他与船上的家人和船夫(他的亲戚)秘密讨论,决定杀死两名日本士兵,并在回来的路上秘密运送大米。 一天晚上,在从西贡回来的路上,船上装载着150吨大米,周瑞安和其他五名船夫被分成两组。一群人用酒灌醉了日本军队。另一组用绳子捆住两名日本士兵,在他们睡觉的时候把他们扔到海里,并缴获了两支短枪。 琼雅人民自发发起的抗日斗争规模虽小,但这些抗日活动遏制和打击了日本伪军,宣传了抗日思想,激励琼雅人民坚持抗日。

爱国琼桥纷纷慷慨解囊

陈嘉庚:“海南不是一个大地方,但是琼桥参加抗日战争的人数很多。”

琼雅抗日战争爆发前夕,“扶风(冯白驹)”和“琼雅华侨联合会”等东南亚华侨组织在世界各地发起了大规模的抗日救国运动。 琼雅国共两党在海口举行抗日会谈停止内战合作时,琼雅旅港商会和琼雅旅港协会呼吁双方埋葬分歧,顺应人民和华侨的意愿,迅速达成团结抗战的协议,动员全体琼军民和海外琼同胞共同保卫祖国、保卫国家。 海南岛沦陷后,“琼崖华侨联合会返乡服务团”的240多名成员成功越过日本封锁,返回海南与琼崖人民作战。

琼雅国共合作破裂后,琼雅专门委员会从侨乡的实际出发,寻求海外琼桥的支持。 1939年12月,琼雅特别委员会在第八次扩大会议上明确提出“争取海外琼桥援助抗日战争”的主张。 1940年1月至1942年9月,琼雅专门委员会多次召开会议传达中央指示:“华侨对琼雅很有帮助,应该争取华侨。” 1.指定专人负责华侨服务团的工作;第二,要宣传琼雅独立队在海外的抗战情况。第三,有必要经常派人出国宣传。第四,派人到香港去争取。 "

从抗日战争初期到1940年3、4月,琼雅特别委员会做了大量工作,争取东南亚华侨的帮助。 例如,在广州湾(现湛江)设立了半开办事处,在香港派驻了半开代表,主要用于联系海外琼桥。 此外,琼雅特别委员会还派代表到泰国、新加坡等地访问华侨,宣传介绍琼雅抗日战争,动员华侨捐款。

由于琼雅专门委员会高度重视侨务,独立小组坚持抗战,取得了显著成绩,中共琼雅党组织和冯白驹领导的抗日独立小组在东南亚华侨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并得到华侨的支持和拥护。 1939年至1940年,海南琼桥和港澳同胞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支持祖国、保卫家乡”的号召,组织了“华侨救济会”、“琼雅华侨协会”、“琼雅救援队”、“援丰(白驹)委员会”、“援巴(卢军)援司(新四军)委员会”、“琼桥返乡服务团”、“商业友好社”等抗日爱国组织 其中,仅新加坡华侨为援助琼雅抗日游击队发起的捐赠运动就筹集了30多万元。

1939年2月至9月,在“祖国南洋华侨难民救济会”和华侨领袖陈嘉庚的号召下,东南亚3193名年轻华侨组成了华侨农民工遣返服务团,分九批送回中国。其中,800多名海南华侨为他们日夜珍惜的祖国流下了血泪.在宋子良先生主持的西南交通运输服务中,海外华人农民工占所有海外华人农民工的很大比例。 这些琼桥机械师活跃在滇缅公路上,这条公路被称为“抗日战争的船只”,极其艰难和危险。他们训练技术人员,急着修理和安装汽车,急着运输各种急需的物资,为祖国的抗日战争作出了贡献。有些人甚至为国家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做出了英勇的牺牲。 像王闻松和傅其赞这样的名字已经成为海南人永久的记忆。

陈嘉庚曾经说过:“海南不是一个大地方,但是参加抗日战争的华侨人数很多,这说明海南华侨关心祖国,爱国革命。” “海南籍华侨的热情支持是抗战初期和中期海南抗日武装能够获得的重要外部支持。然而,随着1942年东南亚国家相继沦陷,海南华侨的援助受阻,琼崖抗日战争进入了最困难的阶段。

李苗同胞血浓于水

王国兴和陈日光在关键时刻投身抗日斗争。

琼雅抗战时期,李苗人和汉族一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白沙起义”失败后,王国兴主动寻找中共琼雅组织,接受中共领导,这为中共琼雅特委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建立五指山基地的指示创造了必要条件,从而为琼雅抗战长期坚持到胜利奠定了基础。 在党组织的领导下,长江洪水沟镇的黎族人民建立了一支以46名黎族青年为骨干的民兵武装中队。 1942年11月中旬,驻扎在刘皇的日军佛罗多和岭头动用了三个分遣队,共计300多人,分两路夹击洪水沟村,试图消灭洪水沟村的抗日力量。 民兵中队的一部分躲在暗处瞄准了敌人。民兵中队的一部分在石头的基础上沿着山和小溪跑。 日军感到茫然,认为琼雅独立兵团的主力卷入了这场战争。日本军队害怕被包围,迅速撤退,留下几具尸体匆忙撤退。

乐东县黑眉村三面环山,一面面向大海。村子的前面只有一条路可走,地形非常危险。 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当地黎族人民三次击退日本人的突袭,使黑眉村成为约翰西的重要抗日堡垒。 1944年初春,日本军队考虑到在多次突袭中遭受的损失,制定了一个在夜间攻击黑眉的险恶计划。 黎明前的黑暗中,五个分遣队共500多人被部署到牛尚岭侧翼,企图一举消灭黑眉村。 黑眉村的士兵和平民等待他们的工作,埋伏在黑暗中。 日本军队被冷箭射中,有时踩在竹竿上,导致竹竿倒下并痛苦地翻滚。 当日本人看到战斗时,他们总是遭受损失,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他们退到天头村。 这时,常备军突然发起攻击,一路上打死13名日军,一路追到板桥村,打死一名支队领导。 因为黑眉抗日根据地的军民采取了机动的战略战术,依靠他们有限而近乎原始的武器,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者,使他们惊恐万分,保护了黑眉抗日根据地的安全,成为琼崖地区少数民族坚持抗日的楷模。

琼雅苗族领导人陈鹤立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当他听说中共在陵水县和保亭县的活动时,他立即派人去陵水县寻找他们。 在党组织的支持下,刁罗山苗族人民成立了苗族人民抗日预备队,由陈思安任大队长。 刁罗山革命武装力量在陈鹤立的精心组织和党的正确领导下,迅速发展壮大。 广大苗族人民团结起来,积极配合琼崖纵队第三支队的行动。 苗族民兵充当向导,发送情报,营救伤病员。他们在白水岭、太平等关口站岗,协助主力联合进攻日军和国民党顽固派。他们与三个分遣队合作,清除了日本伪军的三个据点,即祖官、本昊和蒲军,多次粉碎日军的“蚕食”和“扫荡”计划,直至赢得抗日战争。 黎苗同胞在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投身琼雅抗日斗争,体现了他们深厚的爱国主义思想,是中华民族伟大团结的最好典范。